Learning from the Reykjavik Summit 30 Years On - Chinese

向雷克雅未克峰会学习的三十年

【雷克雅未克IDN=Lowana Vea】

曾经有段时间,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由于乌克兰问题,克里米亚和索马里争端急剧恶化。在冰岛首都10月10号和11号这两天,专家、外交官和研究人员汇聚一堂,庆祝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罗纳德·里根和戈尔巴乔夫之间会面的雷克雅未克峰会。

IDN,作为国际新闻集团旗舰机构,采访了部分此次纪念活动的出席者,并谈到到来自纽约的国际和平研究所提出的这个纪念活动倡议。是什么促使他们组织这项活动?

国际和平研究所主席,Terje Rød-Larsen在与IDN的采访中表示,雷克雅未克峰会象征着冷战结束的开端。虽然这个峰会不是唯一原因,但确是原因之一,同时它也代表苏维埃帝国时代的结束。

Rød-Larsen同时表示,“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紧张局势日渐升级…同时具有明显独裁主义特征的暴力伊斯兰政治团体也有增强的趋势。从多个方面来看,这些政治团体堪称东方‘法西斯’。在西欧,带着种族歧视意味的右翼势力有明显抬头趋势。”

Rød-Larsen进一步解释说,“我们需要把国家领导人们召集在一起,从而让雷克雅未克模式再次发挥作用。这就是为什么国际和平研究所和冰岛外交部取得联络并且举办这次活动来纪念发生在1986年的重大会谈,并借此机会集合俄罗斯,美国以及欧洲成员国共同展望未来。我们双方都保存有三十年前谈判的重要数据,这些数据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当今一些重要议题以及探讨其他外交政策上的核心因素。”

我们是否还能从峰会中学到新的东西呢?Rød-Larsen表示答案是肯定的。“第一点就是领导力的重要性,换句话说就是,国家领导人们同意聚集在雷克雅未克并愿意各让一步。”

 “第二,三十年前出席峰会人员,即便在前一刻局势仍相当紧张的情况下,依然努力倾听对方并且尊重彼此。那种体面和正直是当下局势非常缺乏的一种精神。今日的俄罗斯和西方社会的关系严重缺乏信任。”

 “建立基本层面的信任非常重要。但是当下这种信任严重缺失,从而使局势变得危险。俄罗斯和西方社会互相认为对方在尽全力限制自己的利益,例如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西方社会在克里米亚地区问题上指责俄罗斯,而俄罗斯则会指责对方在科索沃地区的所作所为,双方缺乏对话和交流。”

 “第三,我们需要将专家和领导人聚集到一起。在赫夫迪楼(雷克雅未克峰会举办地),有一间房都是专家,另一间则是里根和戈尔巴乔夫谈判的房间。这种情行比较少见。”

Rød-Larsen 总结说,“最后一点就是,永不放弃。”

国际和平研究所副主席,瓦尔特·肯普也指出双方谈话的重要性。“军备控制问题在过去几年间被搁置一边。我们需要把这项议题再次提上日程并且沟通协商。继续合作,保持对话,不要威胁对方。我们要思考需要采取哪种方法来减轻那样的风险?”

肯普先生补充说:“过去冷战期间存在一种结构性冲突。当下的政治形式不可预测并且缺乏结构性。我们怎样才能让谈话更有结构性和可测性?有些人说过去三十年间俄美之间的谈话非常重要,但是当下世界形势更加复杂,我们同时需要考虑其他国家的立场。”

肯普先生也看到了积极的一面:“也有大国合作的例子,比如说伊朗核谈判时的5+1 谈判形式。”他指的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外加德国的谈判形式。

欧盟对外行动署前任秘书长勒罗伊告诉IDN:“近三十年来,我们面临新一轮军备竞赛的危险……有些时候你需要明确提出翻新裁军议题的讨论,特别是在核裁军这方面。裁军议题谈判过程非常缓慢。”

勒罗伊表示俄罗斯和西方社会之间存在严重的信任缺失问题。他继续补充说:“我们需要重设谈判,并且尝试找到另一种方式开启高层谈话。但不可否认的是谈话正在逐步增加中。”

冰岛大学现代史教授Valur Ingimundarson对雷克雅未克峰会是否能对当下形式起到借鉴作用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他对会议组织方表示:“大国关系的重大突破和苏联领导层的变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戈尔巴乔夫当时之所以同意与美国缔结军备控制协议,是在考虑到复苏不景气的经济的情况下……军备控制协议帮助双方建立信任,苏联在东欧的不干涉政策直接导致1989年的政治革命,从而成为结束冷战的关键因素。”

Ingimundarson认为:“当下最具政治隐喻的议题——索马里战争,不能单方面地依靠俄罗斯或者美国来解决,其他国内和区域利益相关者也需要参与到其中。联合国作为一个世界性组织应当在此次战争调停中起到中心作用。”

在会议前一个晚上,简短报告准备完毕,其中包括戈尔巴乔夫的一段视频。在谈到急需改变裁军谈判形式的问题上,他表示:“我们必须打破所有这些僵局!”(观看视频)

之后他提到一个更加严峻的威胁。“新型核武器正在研发当中;他们的质量特征正在逐步加强。相应地导弹防卫系统也在部署当中。有关部门在建立非核武器攻击系统,其危害可与大规模杀伤武器相媲美。关于核武器的军事学说开始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核武器的准用性限制被扩大。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核武器扩散威胁快速增长。”

像Rød-Larsen和勒罗伊一样,Gorbachev认为信任危机是国际关系的一个重大问题。他表示:“过去二十年间,许多问题和冲突原本可以靠和平外交手段来解决,然而双方却企图运用武力来解决问题。同样的悲剧也在前南斯拉夫,伊拉克,利比亚和索马里上演过。”

这种武力解决问题的方式除了导致信任缺失问题外,也同时会带来政治军事化和思想军事化,从而进一步导致非军事化过程越发艰难。他表示:“为了改善当前局势,我们需要对话。拒绝加入对话是过去几年间最大的错误。”

赫夫迪楼, 这栋三十年前峰会举办的地方现今被改为雷克雅未克和平中心,其首要目标就是通过研究和教育来促进和平。

在开幕仪式上,来自经济与和平研究所的斯蒂夫·基勒里发表主旨发言。基勒里是全球和平指数背后主推手,最近全球和平指数第十项报告刚刚得到发布。

他告诉听众:“并不是所有的都是坏消息。去年的数据显示,81个国家变得更加和平而79个国家变得不太和平。”前五大和平局势得到改善的国家分别是巴拿马,泰国,斯里兰卡,南非以及毛利塔尼亚。而前五大和平局势变糟糕的国家分别是也门,乌克兰,土耳其,利比亚和巴林。

日本和平之船,“海洋之梦”,测定其到达雷克雅未克和平中心的时间与峰会三十年纪念式时间一致。船上的工作人员包括五名被炸生还者(71年前的核武器爆炸生还者)。他们在雷克雅未克峰会后一天的一个公开会议上描述了自身遭受核爆炸的经历。

海洋之梦核相关计划的协调员,Akira Kawasaki 告诉IDN:“我们想要唤起大家对于核武器所带来的破坏性影响的公众意识。” 该船成员们已于今天早些时候参观了赫夫迪楼。(10.18.2016) INPS Japan/ IDN-InDepth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