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Nuclear Security Summit: Obama’s Last Hurrah - Chinese

 2016年核安全高峰会:奥巴马最后赢得的喝彩(贾扬塔·达纳帕拉,联合国前负责裁军事务的副秘书长、斯里兰卡总统顾问)

【康提(斯里兰卡)IDN贾扬塔·达纳帕拉】

从医疗实践角度来看,所谓“安慰剂”是可以被定义为从患者心理层面起到正面影响的处方药或治疗过程。也就是说,比起生理层面或治疗效果来说,更着重于配合 平复患者的情绪。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年4月在布拉格发表的演讲中,向世界描绘了一个“无核武器世界”的愿景:“数以千计的核武器的存在是冷战时期留下的最严重的遗留问题……我明确而坚定地宣告,美国始终坚定不移地寻求一个无核武器的和平及安全的世界。”

从那以后,在已经结束却未达成期待的四次核安全峰会上,虽然核恐怖主义一再地被警告,但却并未达到真正意义上的核裁军。

奥巴马总统在过早拿到诺贝尔和平奖的同时,又恢复到了世界最大军事工业复合体主导者的地位。这个军事复合体,消耗了全世界军事支出1.8兆美元中的6100亿美元,事实上今后十年,为达成核武器现代化的预算达到了3550亿美元。

虽然与俄罗斯在2010年签订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规定了核拥有量在合约生效后七年之内削减三成),但奥巴马总统却继续以核威慑政策,攻击北约(NATO)东扩以及布设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在俄罗斯与克里米亚半岛合并,并与乌克兰采取了敌对政策之后,与普京总统所率领的俄罗斯联邦政府的和解就更加地困难了。

面对一个由敌对的共和党主导的美国国会,奥巴马总统终于通过综合行动计划与伊朗在核协议问题上达成了一致。但这是由于欧盟(EU)的原则立场,以及由改革派哈桑·鲁哈尼总统领导下的伊朗领导部门发挥了前所未有的耐心而勉强达成的一致。

其他外交上的“成功之处”在于,尚未实现的关闭关塔那摩监狱的决定以及与古巴恢复外交并及对其进行访问。这两个成果必将被记录在奥巴马“未完成”的成绩单中。美国议会一直反对关闭关塔那摩监狱以及停止对那里的犯人进行的人权侵害(与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上美国政府频繁谴责他国时所谓的人权侵害类似)。经过几十年的风雨,美国、古巴两国大使馆华丽开馆的同时,美国对古巴的进出口禁令却依然存在。

奥巴马政权在最后未完成的事件当中,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核安全高峰会在华盛顿召开,并于4月1日发表了最终声明。虽然俄罗斯有意缺席,但作为世界第二大国,人口占世界三成,而且还拥有核武器的中国和印度的积极参加,可以算是拯救此次峰会的一个成果。

一方面,从作为代理人战争及纠纷多发地的中东各国流出的难民的走向可以震摇欧洲统一和其道德价值基准,而另一方面,伊斯兰恐怖主义ISIS的恐怖活动让欧洲各个城市都陷入了恐慌之中。虽然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1540(2004)号决议,以及奥巴马主导的2010年在美国华盛顿,2012年在韩国首尔,2014年在荷兰海牙召开的核安全峰会分别为协议的实施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是突如其来的核恐怖主义却更甚以往成为了实际的威胁。

重要的事实是,虽然世界上对“人道主义承诺”和“核武器公约”的支持率不断高涨,但是却没有任何废除核武器的措施。

只要有核武器的存在,核武器的所有权就不可能仅仅被限制在九个国家之中。其他国家或地区也会企图拥有核武器的所有权。如果没有核武器,就不会存在核武器在恐怖主义者或其他人手上扩散的可能性。“世界零核武器”运动于这一点直截了当地指出了“只要有核武器的存在,就没有所谓的‘核安全’。”

美国“智库犁头基金会”的主席奇林乔内,在“赫芬顿邮报”中指出,“奥巴马总统虽然拥有正确的理念,却被自己的官僚机构,尤其是捍卫过时的核战斗力更甚于总统政权的国防部(五角大楼)官员们辜负了。奥巴马总统(下个月将去日本参加伊势志摩峰会,届时将借此机会访问广岛)将通过在广岛的演讲再次声明他自身的主张,有可能为主导白宫而采取新的措施。” 正如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第19任)所敦促的,“奥巴马总统可以取消或延迟他下令建造的类似新型核巡航导弹和洲际弹道导弹这样最危险且会对政府稳定造成威胁的新型系统。”

“至少奥巴马总统可以解除无意义且过时的一触即发的警戒。或者,可以听从专家的劝告,从土耳其或比利时的危险基地中卸除从冷战时期就已配备的美军核武器开始着手。也就是,奥巴马总统可以尽他所能在人类所发明的最可怕的武器中保卫美国,然后带着这种自豪感离开自己总统的宝座。”

从上述问题来看,日前闭幕的第四次核安全峰会实际上只能算是“安慰剂”。如若峰会的最终声明要明确表达已完成事项,应如下重新释义。

  1. 声明中重申,核恐怖主义的威胁依然是对国际安全的最大挑战之一,并在不断增强。
  2. 声明中重申,虽然强化核安全的措施不会干涉以和平为目的而开发及使用核能的各国的权利,但伊朗却并不是一个好的榜样。虽然专家团队屡次警告,但未提及例如钚(plutonium)的民用再加工和过度到低浓度铀(Uran)核反应堆的必要性。
  3. 声明中重申,国家的基本责任是在任何时候从各方面都能有效地保障所有的核物质及其他放射性物质,包括核武器中使用的核材料,这也同样是作为国家的义务所在。但我们这里有一份关于盗窃和网络攻击的长长的事故清单。
  4. 各个国家的国内法律和法规程序,为信息情报共享等国际合作行为提供了保障。这是为了每个国家的共同利益和安全,建立的一个更具包容性,可协调性,可持续发展的,强而有力的国际核安全构架。
  5. 强化国际核安全构造和制定国际准则的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重要责任和国际性中心指导作用得到了支持。

公报中说道“2016年的峰会标志着现有的此种核安全峰会的终结。”美国下一届政权将会寻求新的形式。

但是,俯瞰在谴责恐怖主义的波澜中举行的美国总统选举,参加选举战的任何一位候选人都没有提及准备削减或保留核战斗力,更不用说是要废止核武器了。

事实上,共和党的强有力的竞争者唐纳德·特朗普表明了,日本和韩国可以拥有核武器,不要介意“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以及其189个缔约国。2007年和2008年《华尔街日报》的著名的专栏中,主导着核裁军攻势的“反核启示录中的四骑士”,也就是所谓的,乔治·普拉特·舒尔茨,亨利·艾尔弗雷德·基辛格,萨姆·卡汉巴·库泰萨,威廉·佩里4人恰巧在奥巴马总统住进白宫以及在布拉格发表就任演说之前保持了沈黙。

综上所述,我们应该要回顾奥巴马在布拉格演说中被回避了的潜台词的解说。也就是奥巴马总统在此演说中说到的“我们应该不会那么快到达终点吧。至少在我有生之年可能(很艰难)。耐心与毅力是必要的。但是现在,我们必须无视那些告诉我们世界无法改变的声音。我们必须坚持自己的主张‘Yes, we can.’”

在不废除核武器的情况下,核恐怖主义真的会消失吗?不,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No ,we cannot)(04.1.2016) INPS Japan/ IDN-InDepth News

*贾扬塔·达纳帕拉是前联合国负责裁军事务的副秘书长(1998 ~ 2003),前斯里兰卡驻美国大使(1995 ~ 1997),前斯里兰卡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和维也纳机构代表(1987 ~ 1992)。他现在是拿过诺贝尔和平奖的“帕格沃什科学和世界事务会议”的会长,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的特聘副研究员。本稿的意见为达纳帕拉的个人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