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s Major Powers, in ‘Shameful Behaviour’, Opt out of Nuclear Resolution - Chinese

世界主流大国退出核决议的“可耻行径”

【IDN于联合国=Rodney Reynolds】

每当世界主要有核强国表示支持核裁军时,它们往往言行不一——它们甚至还一意孤行的持续更新自己的核武库。联合国裁军和国际安全委员会(也称第一委员会)过去每年都引进15-20项决议,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武器控制和核裁军相关。

今年却出现了巨大的变化:美国、英国和法国这三大主要有核国选择不参与每年由日本带头的关于全面消除核武器的联合行动的决议。三国去年都对该决议投了支持票,美国和英国还是共同提案国。而今年两国均选择了不再参与,作为西方主要盟国的日本表示非常失望。

联合国内部推测造成此次弃权事件的原因大部分来自于决议中包含的广岛和长崎70年前核袭击的幸存者。彰显使用核武器的人道主义后果。

该项决议于11月2日以156票支持,3票反对和17票弃权通过。

3票反对来自于同为核武大国的俄罗斯和中国,再加上朝鲜。

物理学家,普林斯顿大学科学和全球安全项目以及核未来实验室讲师M·V·拉马那博士说:“我认为,如果有核国因为核武器使用的人道主义影响而不能支持该决议的话,这种行为简直可以用可耻来形容。”

“核爆炸可以造成的可怕后果人尽皆知。而这些有核国却选择对此表示默许。只能说明它们拥有核武器太久了,不愿别人讨论核武器带来的影响。”拉马那博士补充说。

“民间社会和活动家必须时常提醒这些军事学家和外交家他们手中拥有的东西会滥杀无辜。”拉马那博士说。他是前原子科学家公报科学和安全委员会以及放射性物质国际小组的成员。著有《承诺的力量:监视印度核能》一书。

鉴于奥巴马总统于2009年在布拉格的历史性演讲,呼吁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美国的弃权也让人震惊。

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CAN)领导人,核评论家丽贝卡·约翰逊博士当时正在长崎与科学家和宗教领导人开展帕格沃什会议。她从长崎发表评论说“日本已经在夹缝中左右为难”。

这样的结果显示出当日本政府需要在核裁军的承诺上选择立场时,却试图在水火不容的双方之间牵线搭桥的行为是很危险的,她说。

停留在20世纪的左边

代表夹缝左边的是还停留在20世纪的美国,依然依赖着对核武库的不断维护更新。日本如果继续喊口号就无法博得华盛顿的欢心,约翰逊博士说。这种情况下,安倍政府应该选择站在核袭击的幸存者和日本人民所在的右边,支持禁止使用并完全废除核武器。

“核武器摧毁广岛和长崎已经70年了,日本人民早就对政府在核裁军和核维新之间左右逢源,一边高喊重复的口号,一边又要按照有核国盟友的要求依赖美国核武器的做法感到厌倦了。”

约翰逊博士还指出日本如果支持联合国决议,提高对人道主义后果的关注将会提升国际形象。

墨西哥提出的在明年启用一个开放式工作组的决议已经在第一委员会广泛通过。日本也应该建设性的寻求“实质性的法律途径”参与其中。

幸存者和日本人民都希望日本政府停止跟联合国安理会五常(五国都想继续保留核武器)的扯皮行为,在法律上落实禁止使用、投入或持有核武器,并全面废除核武器的工作,约翰逊博士声明说。

前新西兰裁军咨询委员会成员鲍勃·里格一直致力于化学武器和核武器相关事务以及对美国外交政策上的写作工作。他说尽管日本是二战后期两颗美国原子弹袭击的受害者,但偏于保守的日本政府讽刺性的试图通过息事宁人来利用美国核力量的保护攫取战略利益。

相对应的,他说,华盛顿也乐于在核裁军上对着日本空口无凭的承诺纸上谈兵。

美国、英国和法国对日本在第一委员会上的决议投弃权票的决定只能让他们越发忧虑,它们在助长国际上对它们在核裁军上没有任何有效承诺和实际行动的仇视和反感,也在考验国际上对他们的耐心,里格说。

“俄罗斯和中国一直都让美国成为不支持核裁军的众矢之的,但这次它们也不再遮遮掩掩直接对日本决议投了反对票。”

所有的有核国都有原子弹,它们不会轻易放手的。而无核国只能劝导或强迫有核国实施裁军。海牙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前任资深编辑里格说。

他还说奥巴马总统2009年4月的布拉格演讲被国际媒体赋予了太多的期望,而美国的军工业界却根本不予理睬。

“奥巴马的承诺就像个气球一样被捅破了,他现在还在升级美国核武库上增加军费,以加强打击能力。”

到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他说,不会有任何领导人胆敢主张削减军费,自然也不会有核裁军。

“联合国核裁军大会和联合国第一委员会已经堕落成了一座坟墓。它们用如山一般重复冗长,口号震天响却毫无意义的各种决议把早就被自己政府抛弃的日本人民的希望和对战争产生了厌倦的世界都掩埋了起来。” (11.08.2015)IPS Japan/ IDN-InDepth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