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Crucial For A Nuclear Weapon Free World - Chinese

2015是实现无核武世界的关键一年

【柏林IDN=詹姆勋·巴鲁哈作】

2015年是广岛和长崎原子弹轰炸后70周年,也是为推进一个没有核武的世界的关键性一年。

2014年的发展分析显示,世界上推进禁止核弹的力量有增强的迹象,但开启核武竞赛新篇章的企图也不可被忽视。

废除核武意识正在增强的一个标志是超过联合国成员国80%的155国政府都支持在2014年10月联合国大会上提出的《关于核武器的人道主义后果》的联合宣言。

一直为无核武世界做出孜孜不倦的努力的国际创价协会(SGI)会长池田大作的观点强烈地表达了联合声明中--“无论如何都不可再次使用核武器,这关乎人性存亡”的精神,而这种精神也是全人类深层次的共识。

12月8号至9号期间,有158个国家参加了在维也纳举行的关于核武器人道主义影响的国际会议讨论,他们中,有44个国家的代表表示如果核武不被消除,某些故意行为、计算错误或疯狂举动,以及技术或人为的失误所造成的威胁就会确实存在。

维也纳国际会议与会国中支持制定禁核协议的国家有:奥地利、孟加拉、巴西、布隆迪、乍得、哥伦比亚、刚果、哥斯达黎加、古巴、厄瓜多尔、埃及、萨尔瓦多、加纳、危地马拉、几内亚比招、教廷、印度尼西亚、牙买加、约旦、肯尼亚、利比亚、马拉维、马来西亚、马里、墨西哥、蒙古、尼加拉瓜、菲律宾、卡塔尔、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萨摩亚、塞内加尔、南非、瑞士、泰国、东帝汶、多哥、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乌甘达、乌拉圭、委内瑞拉、也门、赞比亚和津巴布韦。

为了响应此次国际会议所营造的气氛,弗朗西斯教皇向会议传达了核武器必须“完全永久封禁”的信息。希尔瓦诺•马里亚•托马西大主教在158国,近1000名与会代表以及200多个民间社会组织前宣读了该信息:

“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是所有国家和世界领导人的共同目标,也是成百上千万男女老少的心愿。我们人类的生存和未来与是否能把此理想更进一步变为现实紧紧相连。”

维也纳会议是继2013年挪威奥斯陆集会和2014年早期墨西哥纳亚里特会议后的第三次会议。与前两次不同,由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和中国组成的五大有核国中,美国和英国这次也遣使参加。除此之外,中国一位非政府官员也参加了会议。前两次会议中参加的另外两个有核国——印度和巴基斯坦——的代表这次也出现在了维也纳。

为了回应44国关于禁止核弹的要求,奥地利发表了《奥地利宣言》。宣言中表示将在“填补禁用和销毁核武的法律空白”上展开工作,并承诺将“与所有共同利益者展开合作以求实现目标”。

奥地利的荣耀

总部在华盛顿的武器控制协会(ACA)将2014“年度控武人”的奖项颁给了奥地利武器控制、限制扩散核裁军董事--亚历山大•门特大使,对他为奥地利做出的努力表示嘉奖。武器控制协会(ACA)在1月8号宣布门特大使在网上投票中票数最高。

“门特大使将第三次关于核武的人道主义影响的议会办成了规模最大、讨论最广泛的一届,因而该当此最高殊荣。”武器控制协会执行董事达里尔•G•金贝尔说:“维也纳议会改变了世人对核武器的讨论方向,提供了对于无核武世界新的紧迫性和努力方向。”

“大部分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签署国都将参与五月份即将到来的审查会议。届时将就维也纳议会的讨论和决定推动世界上的有核国加快实现他们对NPT第六条承诺的进程。”金贝尔补充说。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自1970年三月生效以来一直致力于禁止核武器的扩散。190个签约国分为了两类:有核国(NWS)——包括美国、俄罗斯、中国、法国和英国——和无核国(NNWS)。

根据条约内容,五个有核国将致力于基本和完全核裁军,而无核国承诺不再开发和获取核武器。

条约第六条规定有核国“致力于对尽早停止核竞赛和实时核裁军开展真诚的谈判和有效的行动,并在国际社会严格有效的控制下完成基本和完全核裁军。”

核不扩散和核裁军议员担任欧盟外长

另一个快速推动无核武世界的重要展开是意大利外长费代利卡·莫盖里尼将取代凯瑟琳·阿什顿,被推举为欧盟外交事务和安全政策的高级代表。

莫盖里尼是核不扩散和核裁军议会(PNND)的积极拥护者。她拥护包括“支持禁止核武条约宣言”和“让中东没有核武器和其他任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联合宣言”等一系列成员活动。

她还数次在是核不扩散和核裁军议会(PNND)活动上发表讲话,带领意大利议会开展活动,其中包括在2009年6月一致通过了一项决议,支持联合国秘书长关于核裁军的五点提议。

莫盖里尼早在2008年首次成为意大利议员的时候就是核不扩散和核裁军议会(PNND)的成员。并自2010年起参与PNND议会。她还是“欧洲多边核裁军核不扩散领导人网络”以及“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杰出人士小组”的成员。

PNND也和莫盖里尼的丈夫,目前正担任诺贝尔和平峰会组织者的马修•莱贝桑尼合作过。诺贝尔和平峰会主要致力于为峰会建立核裁军活动程序以及构筑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与核裁军之间的合作关系。

“核威慑”

在这些相关活动使2015年成为无核武世界路程上的里程碑一年变得颇为乐观的同时,美国和俄罗斯就乌克兰文题的紧张局势也激发了关于核威慑的持续作用的讨论。该理论的支持者们认为核武器可以通过保证相互报复,相互毁灭的形式威慑他国不使用核武器发动攻击。

通过“斯普特尼克”于12月17日返回的报道,最后一任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依然认为拥有核武库是国际安全的重要因素。他在接受今日俄罗斯的采访时说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如此大威力的武器落入极端份子手中。

“我对核威胁不再具备威慑力的说法不能认同。我们现在更能认识到核武器及其威力(的作用)。”戈尔巴乔夫说。

戈尔巴乔夫说俄制R-36M(SS-18撒旦)式洲际弹道导弹可以产生切尔诺贝利核弹的100倍爆炸力。他以此举例说明为什么核武器依然是国际安全的重要因素。他多次强调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具有如此杀伤力的武器落入极端份子手中。

早些时候,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12月时强调了在当前面临更多安全挑战的前提下,维持国家核威慑能力的重要性。

普京总统在2014年的最后一项举措是签署了俄罗斯新的军事文件。该文件作为官方国防声明定期受到更新和发表。该文件自2010年二月的上个版本以来首次受到更改。

德米特里•特列宁于12月31号在《国家利益》上发表文章说:“在该文件公开发表之后,有些预测非常消极。有人提议美国和北约国应正式指定俄罗斯为假想敌。另有人根据某高级将领的说法提出预计俄罗斯会采用预防性和打击的主张。这两个提议都没有得到官方承认。该军事文件的确显示出了俄罗斯在外交政策和国防姿态上的转变。”

特列宁认为,在实质上,对于俄罗斯最高指挥官普京和他手下的将军、将领和安全官员来说,战争在2014年已不是一种风险,而已转变成严峻的事实。俄罗斯曾被迫在可能是其在欧洲最重要的邻国乌克兰动用军事力量。从莫斯科的角度看,乌克兰冲突反映了“国际竞争白热化”和“价值观和发展模式相对立”的基本事实。

“核武器曾被认为是防止世界战争的最有效途径,但现在不是了。”维也纳议会的一位观察员说:“包括红十字会、弗朗西斯教皇还有——不管你信不信——亨利·基辛格这些核裁军支持者都不同意上述观点”。核威慑在多极化的世界里不起作用。相反的,核武器的存在使得核扩散的利益更为突出,一些小国会试图以此超越其地域间的对手。

为了强调12月17号在日内瓦的专家讲话,美国在核裁军大会上出席的特别代表罗伯特·伍德说:“长远来看,美国将维持在不使用核武器的前提下达成世界和平和安全的政策不动摇。我们在如何消除最后剩余的这15%的核武器上面临新的挑战。当我们逐渐削减这个数字,并在全球范围内逐渐趋近于零时,我们必须有更多绝对的信心和信任认为所有人都在履行承诺。”

他还补充说:“在今后核裁减问题上,美国认为必须将重点放在可信任、可验证的负责任的方式上。我们会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继续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发展。由于无法预测前进的道路——事实上,我们应该追寻多条不同的前进道路——我们也无法跳过为核裁军在技术上和政治上的挑战作出准备的艰难步骤而直接获得结果。我们需要所有《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签署国——不管是武大有核国还是其他国家——的耐心和坚持。”(01.09.2015) IPS 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