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O and Russia Caught in New Nuclear Arms Race - Chinese

与俄斯陷入新一军备竞赛

【柏林IDN=由胡里奥·戈多伊】

美国政府非官方地指责俄罗斯违反了1987年的中程核力量条约(INF),因为俄罗斯飞行测试了两段式RS-26陆基巡航导弹。

INF条约禁止这两国生产、测试以及部署导弹和巡航导弹,以及中(1,000至5,500公里)短(500至1,000公里)射程的陆基导弹,虽然美国政府还没有对俄罗斯涉嫌违背INF条约做出官方的评论,但美国华盛顿政府的高级官员却在眼下与莫斯科关系特别紧张的时刻向美国媒体透露了这个消息。

经过多年的谈判,北约和当时的苏联在1987年同意销毁并停止生产任何导弹和与其相关的武器,比如像美国的珀欣Ib和珀欣II和BGM-109G狮鹫兽军火。莫斯科也消除了整个SS导弹系列,包括SSC-X-4这种1987年时最先进的陆基巡航导弹核弹头。

据纽约时报的报道,测试RS-26导弹的目的是填补“由于INF条约的限制所导致俄罗斯在导弹潜力上的差距。”报道还指出在一月中旬,代理助理国务卿罗斯戈特莫勒向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通报了美国的数据。

自美国企业研究所的美国军事专家丹·布卢门撒尔和马克·斯托克斯,说俄罗斯在INF条约上的主要问题是中国不受这份条约的约束,并且中国正在陆续地建立它自己的中程火力。在为华盛顿美军基地而做的评论上,布卢门撒尔和斯托克斯写到“莫斯科已经威胁说如果中国不签署该条约的话,俄罗斯就会退出。”

如果美国的报道属实,那么俄罗斯就算是证实了无数和平和反核武器活动人士几年以来一直发出的警告,尽管北约和俄罗斯都进行了有关裁军的双边会谈,但它们却正在进行一场新的核军备竞赛。

而北约也在填补它在核军事能力上的空白,这特别体现在北约正在计划使遍布在西欧B61核武器库更加现代化。

此外,几乎所有的有核国家,包括印度,以色列,朝鲜和巴基斯坦都在近几年的同一时间或其他时候加强在中程范围的导弹和核武器上的军备。

坐落在欧洲的强大的B61军备库是冷战的一个残余。而这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实际数量是高度军事机密。曾有报道称有20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部署在德国西南部邻近Bueche村的军事基地。而另一个未确认的数字称,有近200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分布在比利时,意大利,荷兰和土耳其等北约成员国中。

根据北约,或者说美国政府的说法,核武库的现代化另这些老旧的B61武器获得一些必要的更新。因为这些武器是所谓的不灵活的,或者说是“重力型”武器,由战斗机向目标区域投放并由设计于1960年代的雷达引导,而根据美国参议院听证会的说法,这种雷达最初仅仅被设计拥有五年的寿命。

从飞机上投放这样笨重的武器意味着,即使武器可以打击预期的目标,大面积的区域也会被从地球上彻底抹去。

其他的危

遗留下来的B61核弹能产生另外的危险,尤其是对拥有这些武器的北约军队和欧洲的人民而言。2005年,一份美国的空军内审核报告指出在欧洲用于维护核武器的程序存在风险,一次雷击便有可能引发核爆炸的风险。

2008年,美国空军的另一份审核报告总结“大多数的”核武器在欧洲的存放地并没有达到美国安全准则上所述的标准,而令这些武器的存放达到标准,“需要非常多的额外资源”。

在不同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中,核武器所带来的这些威胁在去年年底被一一确定。在此期间,军方官员已经对B61军备库的现代化更新范围进行了解释。

根据官方的说法,美国政府已经给B61军备库的现代化更新过程命名为“全方面延长武器库寿命计划(LEP)”,全球战略事务国防助理秘书,梅德林 R. 克瑞登在去年10月的国会众议院的小组委员会会议上这样说到。

会议期间,克瑞登描述说B61是“在美国核武库中最古老的弹头设计,有一些组件还能追溯回1960年代。”她补充说这次对核武库的现代化更新“将会达到军方要求,并会以更实惠的维护成本上保证其使用寿命能够延长;而且它还会为国家核安全局(NNSA)提供必要的升级,令核储备更加安全,可靠和有效。”

在同一听证会上,作为美国战略司令部负责人的科勒将军告诉与会代表说,虽然和平运动人士这些年来的说辞很多,但是北约始终并直到最近才拒绝他们的说辞。“B61中的军备平均寿命已经超过了25年,又由过时的技术组成,所以需要频繁地进行维修,”科勒说道。“只有通过非常手段才能确保这些已经老化的武器大家族能远远超出其最初计划的工作寿命并保持它们的安全性,可靠性和有效性。”

如果更新核武库使其现代化的进程表正确的话,新型B61-12型武器将会在2020年之前完成,但根据国家核安全局目前的估计,这个项目的进行将花费至少80亿美元。

坐落在华盛顿特区的非党派研究机构——武器控制和不扩散中心,指出在一份独立的美国国防评估报告中,发现实际的用于武器库现代化的费用可能会更高,可超过100亿。在这个成本价格上,全方面延长武器库寿命计划(LEP)将为每一枚炸弹耗资2500万美元。该中心还回应说犁铧基金会抱怨说用于每一枚炸弹上的翻新花费会比同质量的黄金还要多。

关于那些对全方面延长武器库寿命计划(LEP)的批评,现代化并不仅仅意味着这是个“延长寿命的计划”,而是武力方面的一个巨大的增加。

美国科学家联合会核信息项目主任的汉斯 M. 克里斯滕森,作为核武器研究方面的最杰出的民间专家之一,他说这些武器的新型功能是与美国当局之前承诺的相矛盾的,因为美国当局强调“全方面延长武器库寿命计划(LEP)不会支持新的军事任务或是提供新的军事能力。”

然而,有关全方面延长武器库寿命计划(LEP)的新信息表明的却与这恰恰相反。

“与其他武器相比,增加一个尾部制导套件会增加B61-12的精度并提供新的作战能力,”克里斯滕森说。“官员表示说对于一个50万吨B61-12(拥有可重复使用的B61-4弹头)型炸弹,尾部套件是必要的,以便像一枚360万吨B61-7弹头一样掌控对同一目标的打击风险。但是在欧洲,B61-7型弹头并没有部署,所以制导尾部套件将会令军事能力显著提高——但这个提高却并不符合欧洲承诺削减核武器的角色。”

相比之下,美国在1945年8月6日向日本广岛投放的名为“小男子”的原子弹,拥有13至18万吨的摧毁力。而向长崎投放的“胖男子”原子弹在三天之后仍有22万吨的摧毁力。

在2013年十月的美国众议院听证会期间,B61-12型武器将取代旧的B61-11武器的事实已经非常明显。B61-11型号武器是1997年推出的仅一枚有着400万吨的足以毁灭地球的核武器。而B83-1则是有着1200万吨的战略性炸弹。

对于克里斯滕森来说,“像B61-4这样有着0.3万吨最低爆炸力,或是像B83-1爆炸力最高达120万吨的重力炸弹,包括有着毁灭地球力量的B61-11核弹在内,B61-12的军力力量可以覆盖这些武器全部军事范围内的打击目标。”

如此上升的破坏能力足以令这个新型军火成为一个“集全部功能于一体的核武器,全方位的重力型武器的军事任务可以在任意地点执行。”

最成问题

对如B61这种具有大规模杀伤力的武器进行大程度上的改善,本身就是最有问题的,特别是对于德国这样从2009年开始就公开表达了削减武器的意愿的欧洲国家。

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曾在2009年4月于捷克首都布拉格进行了一次历史性的演讲,他称散播在世界各地的核武器是“最危险的冷战遗产。”针对奥巴马的这一演讲,当时的柏林政府就赞成拆除驻扎在德国土地上的古老的B61军火库。

当时德国社会民主党外长弗兰克 - 瓦尔特·施泰因迈尔就在他被称为“前所未有的声明”中,呼吁美国把部署在德国的武器撤走。就在2009年4月奥巴马在布拉格讲话仅几天后,施泰因迈尔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的采访时说,“(B61核)武器在今天的军事上已经过时了,”他还保证会采取措施,确保剩余的美国的弹头“将从德国的土地上移走。”

以新任外长韦斯特韦勒为首的后一任德国保守派政府在随后的两年间都坚持拆除B61军火库。就像服务于基督教民主自由执政联盟的他的前任,施泰因迈尔・韦斯特韦勒一样,提出了他身为反核武器活动人士的观点,他回顾说B61武器库在诸多方面已经过时,B61的武器原被设想与其他武器装备一同结合使用,但今天这些装备中的许多也早已停止使用,况且这些武器一开始对准的苏维埃阵营也早已不复存在。

2010年3月,绝大多数的德国联邦议院议员通过了一项决议,明确地要求美国从德国的土壤上“彻底地撤出核武器。”

但是施泰因迈尔和韦斯特韦勒两个人都没有能够说服北约的其他成员国以及美国政府遵循这一决议。相反,他们只能接受B61军火库将会被现代化改造这一已经被美国华盛顿政府既定的事实,就像汉斯·克里斯滕森的贴切的表述那样,这“本身就是在制造一个集所有功能于一身的核弹。”

施泰因迈尔虽然再次成为次长,但他在公众面前早就不再讨论这件事。他很有可能被北约国家一再拖缓核武器问题的解决而身心疲惫了。韦斯特韦勒可能也面对着同样的问题,克里斯腾森说。

但至少,施泰因迈尔在不到两年前让德国国会中代表各政党的议员签署了一份宣言,表示他们支持美国的核武器应该从德国撤除。在这份宣言中,当时在任的社会民主党国会议员团体的领导者同其他党派人士一起谴责当时执政的保守派基督教民主自由党联盟,指责他们未能达到同样的目标。“更糟糕的是:现在看来,政府好像已经向这个目标做了告别。”

这一次施泰因迈尔这位德国外长面对了很多指责:他辜负了自己的信念——北约的核武器必须从欧洲的土壤被清除。乌克兰造成的北约与俄罗斯间新的矛盾和危机一定会令他为自己主意的改变而争辩。(3.6.2014)  IPS Japan/IDN-InDepth News

*胡里奥·戈多伊是一位调查记者,也是IDN的驻海外副主编。他的工作已经赢得了国际上的认可,获得了包括赫尔曼 - 哈米特人权奖和由美国社会专业记者站颁发的在线调查报告Sigma Delta Chi奖,他还因为合作出版了“Making a Killing: The Business of War” 以及“The Water Barons: The Privatisation of Water Services” 而获得了由在线新闻协会和南加州大学安嫩伯格交流学院颁发的企业新闻事业网络新闻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