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 Forum At UN Pleads For Nuke Abolition - Chinese

和平论坛合国求消除核武器

【纽约IDN=Jamshed Baruah】

作为联合国文明同盟(UNAOC)的高级代表,纳西尔·阿卜杜勒阿齐兹·纳赛尔大使表达了他对“核武器造成的灾难性人道主义后果,以及核武器对国际和平和安全构成威胁”的深切关注。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纳赛尔大使推出了一本名为“和平论坛“的书,并开启了对全球公民意识和联合国的未来的讨论,他同时还强调了文化同和平的重要性。

这本书包含了位于东京的国际创价学会(SGI)会长池田大作在过去30多年间向联合国提出的建议书。讨论的主题包括废除核武器的必要,全球教育以及人类和环境的相互联系。这次的论坛活动由联合国文明同盟赞助,并由国际创价学会(SGI)、新闻机构国际新闻社(IPS)及户田全球和平与政策研究研究所(东京和火奴鲁鲁)于2014年2月20日主办。

该研究所的主任奥利维尔·于尔班曾参与编写本书,在池田先生对普通老百姓理想的坚定信念和人们团结一致的潜力的信任等方面上他表示印象深刻。池田先生对无战争世界的推广宣传,不仅仅停留于对核弹头的废除上,还涉及到面对这个依然充斥着核武器的世界的心态,于尔班说道。

“把个人的幸福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是不行的。而各国面对的同一事情就是:把真正的、永久性的国家安全建立在其他那些遭受核武器恐吓的国家的痛苦和恐惧之上,这是不行的,”他补充道。

尽管世界各地都存在冲突和威胁,于尔班却说当他在读此书时“他可以感受到很大的希望。”“只要我们还依然有个人的创造性和团结性的空间,没有什么是人类不能去克服的,”他补充说。因此,为了使人们的声音可以被听到,联合国需要建立一些渠道和机制,而要如此做,联合国要让人们授权于它。

“这是一本我们每一个人都真的需要去读的书,”前副秘书长及高级代表的安瓦尔·乔杜里大使主持会议并如此说。“在世界历史上没有任何人写得如此的始终如一,如此的在实质上探讨联合国的工作,”他说,并补充了许多池田先生的建议,其中包括对妇女和年轻人在创造和平的重要性的提高等,这些都反映在全球性机构的运行上。

乔杜里指出让世界成为一个让子孙后代可以安全生活的地方,池田先生提出的‘和平文化’的概念是必不可少的,而和平文化是指利用对话和非暴力的方式促进和平。

纳赛尔指出和平与对话也是联合国文明联盟的任务。“和平以及人类和国家繁荣的共存,是联合国使命的基石。我们作为国际社会联系在一起,而这是基于一个信仰——尽管我们有着不同的文化、语言和宗教,我们拥有共同的基本价值观和支撑我们的良知和原则,”他说。

“我们作为联合国大家庭联系在一起,因为我们认识到通过对我们多元性的支持,以及通过促进对‘他人’的容忍和消除对‘他人’的恐惧,我们会将建立一个更加和平的世界。并且我们之所以联系在一起是因为我们明白全世界的人们都面对着共同的问题,而这需要全球性的解决方案。而这也正是‘废除核武器’和世界公民教育需要发挥作用的地方,” 联合国AOC高级代表补充说。

“无论是怎样的文化差异,国际社会常常表达它对核武器的灾难性人道后果,以及核武器对国际和平和安全造成的威胁方面的深切关注,”纳赛尔在汇集了外交官、记者、学者和非政府组织的代表的本次活动上这样说道。

联合国会员国在“裁军机制的结果”上指出,人类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自我灭绝的威胁,因为我们现在拥有有史以来最具破坏性的大规模的武器的积累和竞争。“不言而喻,”他补充说,“非和平利用核能严重威胁到人类的安全,而核武器的扩散更加剧着这种威胁。”

在此背景下,大多数的联合国会员国已经多次重申,“彻底消除核武器是防止核武器的使用和造成威胁的唯一保障。”在他们看来,一份全球性的,无条件的,并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安全保障文书应该随之被制定出来,并且所有无核武器国家都应该遵守这份文书。

纳赛尔回顾了国际法院(ICJ)在1996年7月8日对核武器进行威胁或使用的合法性的咨询性意见。国际法院表示说并没有常规的法律对核武器的威胁或使用提出明确的批准,核武器的威胁或使用一般来讲是违反适用于武装冲突的国际法规的,特别是人道主义的原则和规则。

“我相信最终国际社会最优先要做的任务之一就是核裁军,”联合国高级代表说。

全球公民教育

而对同和平文化有着互动关系的全球教育(GCE),纳赛尔解释说:“如果和平文化可以深深扎根在我们的心中并存在于人与人之间,那么我们应该随着年轻人渐渐成长起来,更有效地同他们的心灵联系到一起,培养并教育他们在这个世界里和平的价值观将我们互相联系在一起。”

他补充说:“我们必须要注重和平教育。今天新一代年轻人值得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教育,一个不美化战争,而是灌输和平的教育。因此,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对全球教育首要倡议提出了三项重点工作,这其中就包括‘培养世界公民’”。

倡议解释了全球公民教育这个概念,教育本身在帮助人们提高的过程中扮演着中心角色,而全球公民教育是具有改革性的,它能够给教育体系带来共同的关于生活的价值和倡导,建立更加和平的、宽容的和包容的社会。

纳赛尔说:“联合国文明同盟是一个理想的论坛,在此我们在我们自己内部,在我们的家庭里,在我们的社区之间,在我们的国家间建立和平。”

“联合国是试图并会将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一切,”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贝蒂·威廉斯说。“我知道在某些方面,它还能够做出很多的改进,但是让我说出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一直都在顺利运行的机构,那还能有谁呢?如果我们没有这个机构,我们该怎么办呢?那样会变得多么糟糕?”她问道。

于1976年为表彰她对促进社会的和平所作的贡献而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威廉姆斯女士相信每个人都是全球公民,而每个人都需要去扮演为世界带来和平的角色。“‘那种事情我又不一定非要做,就让别人去做吧,’我们不能这样去想。世界上每一个因为营养不良、疾病、战争而死去的孩子,我们全都有责任。作为一个人类的大家庭,我们都是有责任的,”她说。(2.24.2014)  IPS Japan/IDN-InDepth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