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uke Australia Thwarts Nuclear Free World - Chinese

作为无核国家的澳大利亚却在阻挠世界的无核化

【悉尼IDN=Neena Bhandari】

 尽管澳大利亚表达了对世界无核化的支持,但是作为支持裁军的团体之一,从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CAN)那里所得到的资料却揭露出澳大利亚政府正在把国际上日益受重视的关于核武器对人道主义的影响视为对澳大利亚在对美国核武器的依赖上的“阻碍”。

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CAN)已经获得了进行解密过的外交电报,以及部长级简报和信息自由法允许的电子邮件,这些文件表明澳大利亚政府打算反对在禁止核武器上所做出的努力。

“我们在信息自由上的研究表明澳大利亚担心日益受到重视的核武器对人道主义上的影响会导致其在核武器条约上谈判的失利,”ICAN澳大利亚地区主任蒂姆·怀特告诉IDN。

澳大利亚前劳动党政府并不赞成于2013年4月22日至5月3日期间在日内瓦召开的核不扩散条约(NPT)第二届筹备委员会会议上所发表的80国人道主义声明。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呼吁目前执政的民主-—民主党联合政府应在裁军审议上发挥更具建设性的作用。

“澳大利亚应该站在历史上正确的一边,而不是试图破坏其他国家在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上所做出的努力,”怀特说。

2013年10月,有关核武器对人道主义造成的影响的另一份声明由以新西兰为代表的125个国家送交到第68届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

“不幸的是,澳大利亚不仅没有签署这份声明,还推出了它自己的强劲声明旨在引导其政府摆脱对核武器的禁令。澳大利亚的这份不太强劲的声明仅被少数美国的同盟国所认同,实际上并没有带来什么影响。令我们高兴的是以新西兰为首的声明得到了许多来自各地的致力于使核武器的使用和占有丧失合法性的政府的支持,”怀特告诉IDN。

澳大利亚似乎不顾一切地阻止众多国家强调废除核武器的破坏性影响并确保它们不会被再次使用所做出的努力,这令那些拥护废除核武器的支持者们感到失望。

预防战争医学会(澳大利亚)的副总裁韦勒·姆苏博士告诉IDN:“澳大利亚将会明白它不过是那一小撮核流氓国家的一个,要么拥有它们自己的核武器,要么维持可以使用核武器的政策。澳大利亚政府一方面声称他们想采取实际的步骤实现裁军,但另一方面它却从没有为彻底的裁军落实行动。简短地说,他们仅仅只是支持有无核武的情况,却不去管与此相左的所有花言巧语。”

尽管拥有在所有武器中最大的破坏能力,核武器却是唯一一个尚未受到国际公约禁止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裁军运动得到了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组织的大力支持,他们正在通过一项致力于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废除核武器全球公约。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核不扩散和裁军中心主任,拉梅什·塔库尔教授认为澳大利亚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疏远新西兰为首提出的声明。

“为了被视作不同意声明,澳大利亚目前在削弱它在其他方面上所做出的努力。新西兰提出声明的时候,加雷思·埃文斯和我认真地努力去说服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政策精英们(更早的时候也去劝说过中国,日本和韩国),告诉他们每一个国家通过怎样的步骤能凭借自身力量生成一些应对核武器控制和裁军重要的力量(例如不用先等待美国参议院的决定,就先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TBT)),”曾任联合国助理秘书长的塔库尔教授这样告诉IDN。

大多数澳大利亚人民都强烈地反对核武器。作为ICAN的国际指导小组联合主席,蒂尔曼阿日芙副教授说:“澳大利亚人愿意相信他们的政府在核裁军问题上是‘好人’之一。但痛苦的现实是澳政府愿意支持和协助美国核武器的部署、目标定位和潜在用途,与其努力解决裁军问题,澳大利亚阻碍裁军正是问题所在。”

1995年当时的澳大利亚外交部部长曾辩称说全面禁止地雷是不切实际的,而且绝对不会被接受。这件事发生后两年,用于禁止地雷的渥太华条约就开放供签署了。

禁止核武器的防卫合作是可能的

“更糟糕的是,澳大利亚与美国的军事合作越来越多,如果美国卷入与中国或任何其他有核武装国家间的在任何情况下的战争,这都尤其令位于艾丽斯斯普林斯附近的大型并不断扩大的松峡军事间谍基地,成为核武器更乐意去选择的优先打击目标,”同是身为防止核战争国际医师组织联合主席的日芙这样告诉IDN。

新西兰同美国间保持着良好并不断增长的国防合作,这清楚地表明其实与美国建立不包括核武器的军事关系对很多国家而言是非常可行的。“追求这样的路径对澳大利亚而言将是她实际地为帮助世界摆脱核武器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日芙补充说。

倡导无核世界的提倡者主张对核武器的全球禁令可以通过持续的舆论压力和政府的领导力来实现。作为对澳大利亚不拥护人道主义声明的批判者,前总理马尔科姆·弗雷泽认为当前的澳大利亚政府可能会比之前的政府希望更多地取悦美国。

外交事务和贸易部(DFAT)的一位发言人告诉IDN,澳大利亚表示欢迎新西兰声明,而且明白其所表达的感情,“但是,我们并没有站在支持这份声明的立场上,因为它并没有给予我们机会让外面再实质上做出贡献,同时这份声明也没有适当地认可在国防层面的争论。我们仍然致力于长期地积极地倡导裁军,实现和维护无核武器世界的共同目标而努力。”

“为了给澳大利亚政府在废除核武器的努力上施加压力,弗雷泽说:“我们应该让澳大利亚人民了解我们是多么地受美国的约束,我们又是多么地受美国做出的决定的影响。过去我们打过的三次战争,我们之所以打那些战争是因为我们和美国的关系。我们应该告诉他们(美国),我们不打算加入他们的下一场战争。我们应该建立一套独立的外交政策,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有效地致力于裁军。”

澳大利亚目前处在一个有意思的情况,因为作为一个国家,它并没有任何核武器,但是它赞同其在美国同盟国下的核威慑的扩展学说,身为美国的军事同盟这一点是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关键。澳大利亚拥有世界上铀储量的约40%,并且它还是重要的铀出口国。

当下,至少20000颗核武器分布在世界各地,这其中大约有3000颗处在随时启动就绪的状态。这些核武器的潜在威胁大致等同于150000颗广岛原子弹。

焦点正在从防止扩散转移到废止核武器,澳大利亚关注的是这可以把交点从有核武器国家和伊朗身上移走,但交点将会转移到美国的盟友上,比如像澳大利亚这样的赞同扩散的核威慑的国家。

2013年3月,挪威政府在奥斯陆主办了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政府间的会议,讨论了核武器在人道主义上造成的影响,128个国家的政府(包括澳大利亚)以及来自联合国主要机构和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组织的代表均参加了这次会议。

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筹备委员会会议上,南非邀请各方讨论该条约并拥护这份长达两页的声明,呼吁各国“加强取缔核武器的努力,实现无核武器世界。”但澳大利亚没有拥护这份声明。

民间社会致力于解决与武器有关的问题,10月19日和20日在纽约召开的人道主义裁军竞选论坛反映了这种来自民间的日益增长的团结性。墨西哥将在2014年2月举办一次国家、民间社会和学术界都可以参与的会议,这个会议将会对核武器的人道主义后果的承认和应对迈出关键的下一步。

*Neena Bhandari是一位驻悉尼的外国记者,她为IPS-国际新闻社和IDN-InDepthNews等国际新闻机构撰稿,同时她也为印度的印度亚洲通讯社(IANS)及其他国家和国际出版物等撰稿。 [IDN-InDepthNews - 2013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