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armament The Key To Sustaining Future Generations - Chinese

裁军是子孙后代得以延续的关键

纽约IDNJoan Erakit

世界未来理事会通过制定政策努力推进子孙后代的权益,每年都要审查各个具有进步性并帮助改变我们国际社会功能的政策。

这个审查过程始于一个严肃的问题:在我们的时代中最重要的课题是什么?哪些国家有魄力在解决这些问题?哪些国家已经留意了这些问题?

这是给世界未来理事会及同其有伙伴关系的各国议会联盟(IPU)和联合国裁军事务厅(UNODA)的一项任务——目标是带来有影响性的积极变化的三连胜。

联合国官员、民间社会代表和国际代表于20131023日聚集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2013年度未来政策颁奖活动。

联合国交响乐团进行了演出,另外哥伦比亚音乐家塞萨尔·洛佩斯将一把AK-47改造成为他的吉他,用它演奏了一支特别的歌曲,在这些表演的衬托下,颁奖典礼明确地指出了政策制定作为和平和安全的一种手段的重要性。

今年的主题侧重于最好的裁军政策,在三个不同的类别中,奖项分别给予了投身于消除武器存在的工作的不同国家——无论是小型武器还是核武器——以证明她们的模范性和可持续性。

申明解散一切形式的武器的重要性的同时,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呼吁裁军是一项全球公益的最高命令,并承诺他将继续支持联合国裁军厅的努力。

根据世界未来理事会的表示,全球军费开支在2012年超过1.7兆美元——相对于在消除贫困和疾病及环境问题上花费的资金数目,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可以说,武器的存在构成对社会的威胁。另外武器的贩运对许多国家的政府而言仍然是一个问题,在助长武装暴力和杀害无辜平民的同时也破坏了和平进程。

裁军成为可持续发展和保护人类进程中的一项重要环节,而这一观点在今年的颁奖典礼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花落谁家

在邀请了各个提名国家后,政策大奖八人评委会在20137月上旬审议并决定在纽约荣获殊荣的获奖国家。超过25个来自6个地区的15个国家的政策参加了这次审查。

这次呈献出的在不同国家和国情下制定的多样化的政策从不同的角度突出了主旨。一些政策专注于取缔某些特定武器,而另一些则关注在彻底销毁核武器和核裁军问题上。

作为世界未来理事会的主任并主持了这次颁奖典礼的亚历山德拉·万德乐对IDN解释了在当前全球氛围下这次颁奖的意义:

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人民对此是充满渴望的。每天我们都看到武装冲突和枪支走私的负面新闻;因此,此颁奖应在未来激励人们和政府相信在世界上存在正面的例子,而且对当今的人们和未来的几代人而言,解除武装和改善居住条件都是可能的。

未来政策大奖以四个荣誉奖项对比利时在此方面做出的工作予以了嘉奖,他们于1995年在武器和弹药法上进行了修正,禁止了反步兵地雷,并在2006年规范了组织和个体对武器的使用和传播,致力于禁止集束弹药。

哥斯达黎加因为1949年的哥斯达黎加宪法第12条的设立被授予了荣誉奖,在1948年经历了五周的内战后该条法律废除了国家军队。

莫桑比克和南非也拿到了殊荣,为嘉奖两国在1995年对打击犯罪领域上合作和相互援助的倡议,而蒙古国自2000年承认其法律上的无核化地位也为其获得奖项。

银奖的获奖者分别是新西兰和阿根廷。阿根廷因为其在2006年自愿交出枪支武器的计划这一在避免不必要枪支暴力上的巨大进步而受到认可。

新西兰则因其建立的无核区以及在1987年通过的裁军和武器管制法而得到奖项,在南太平洋进行核试验期间,对于健康和环境方面的坚持令新西兰成为了强有力的榜样。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则成为了本次颁奖的最后胜出者,她们因为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禁止核武器条约而被授予了金奖,该条约又被称为特拉特洛尔科条约,该倡议已延续了半个世纪之久并影响了许多国家。

这项特别条约成立于1967年,为创建核裁军的合作性地区安全设立了优先级。受到古巴导弹危机的启发,两年后,在1969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禁止核武器组织(拉加禁核组织,OPANAL)被设立,用来巩固特拉特洛尔科条约的主要原则,并确保和平与安全在该地区继续。

因其在禁止生产、使用、检验、安装、储存、收购和拥有任何核武器上的突出特点,特拉特洛尔科条约证实了它对应外部势力对该地区造成的直接核武器威胁做出的承诺。然而,这项条约也着眼未来,因为许多拉美国家已经开始发展今后具有发展核武器潜力的核能产业。时隔多年的今日,这份条约的政策同上世纪60年代一样依然有效。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禁止核武器条约的特殊之处在于其建立了一个无核区域带来的启示。无核武器的南半球应该是一个对其他地区和其他拥有核武器力量国家的启示,因为拥有核武器是对人类和平的威胁,万德乐说。

裁军的未来走向

在获奖国载誉而归并继续为保护国际社会做出努力的同时,人们不禁要问对下一代而言将来的裁军意味着什么。

在写给废除核武器论坛第二问题的一份文件中,罗布··里耶特讲述说很多对核武器几乎不了解的人们将很快不得不和他们很有可能生活在一个充满核武器的世界的这一事实作斗争。回顾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4月在布拉格的演讲,梵·里耶特重新审视了核威慑方面的沉重矛盾:

评论既证明了事实但同时又发人深省,这提醒了年轻的一代中很多对核危险的程度不了解的人,柏林墙的倒塌并未导致核武器的没落,它依然蓄势待发并准备抹杀世界。

一个可悲的事实是大多数年轻人——也就是Y世代(20世纪7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之间出生的一代人)最应该去维持一个无核世界,但他们却不太可能去了解关于裁军的政策。

想要约束世界就必须要从小事一步一步做起,在未来政策大奖的颁奖典礼上提出的各项政策非常清晰地突出了这一事实。

多政策设立至今已经有30年甚至40年了。内战、全球动荡和权力的滥用对那个年代的沉重影响至今没有消散。作为反击,有少数人得到足够的启示而走到一起,创建一些政府们可以实行的政策,让历史不再重演。

当世界各国领导人聚集在一起讨论核武器的未来,人们只能希望这些计划里考虑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或者至少呼吁Y世代多多思考和平与裁军之间的关系。通过对武器,对保护社区方面的政策教育,以及地方和国家政府参与的重新审视,可持续发展的未来就可以通过富有远见的步骤实现。

裁军强化了国际和平与安全并可以产生连锁反应,带来积极的变化。这一点在未来政策大奖颁奖中得到了见证。

*Joan Erakit是一位美国作家和记者,目前驻在纽约,另为国际新闻通讯新闻社报道联合国的事物。Joan曾就读于在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的伯特利大学,那期间她学习了文化人类学并作为一个自由撰稿人工作。她的网站/作品:http://joanerakit.com/页:[IDN-InDepthNews - 2013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