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ing for Signature of the UN Treaty a Milestone for Prohibiting Nuclear Weapons

国联条约开放供签署,为禁止核武器立下里程碑联合国裁军事务高级代表和大使Sergio Duarte

【联合国(IDN)=Sergio Duarte】

Applause for adoption of the UN Treaty Prohibiting Nuclear Weapons on July 7, 2017 in New York. Credit: ICAN9月20日在纽约,禁止核武器合约的开放供签署是国际社会长期致力于消除人类发明的最具毁灭性,最残忍武器的一个里程碑性事件。

这项合约的谈判进程广泛牵动着各界关注,并得到来自民间社会组织强烈的支持。恰恰反映出全球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禁止核武器是以实现和维持一个无核世界为目标的行动框架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这份合约不是为了仓促应对核裁军问题上长期缺乏进展现状或者出于人道主义的关心而进行的临时运动。相反,这是对人类社会长期愿望的响应。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出于人道关怀的考虑关于化学武器的第一批协定正式签订。但在达成完全禁止这样的战争手段的多边进程却经历了数十年:细菌武器于1970年被法律禁止,之后直到上世纪90年代化学武器公约才正式生效。

就其本身而言,禁止和消灭核武器自1946年开始一直是联合国国际辩论的主题。但至今都没有达成让人满意的解决方案或成果。大会第一次决议之一便是成立“为达成消除原子武器国家军备的目标提出具体解决方案”的委员会。

当时两大敌对势力相互之间的不信任导致国际社会这项议题上并没有出现任何进展,之前的努力也被白费。自那之后,抑制核武器扩散的局部措施合约达成。然而这些不可逆转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多边协定的缔结并没能起到实质性的作用。据估计,全球范围内共有9个国家拥有超过15,000核武器,而美国和俄罗斯所拥有的数量高达13,800。

在过去的数十年间寻求消除核武器的努力仍在继续。其中比较显著的一个例子便是哥斯达黎加和马来西亚于1997年提出的核武器公约草案。该草案在2007年得到更新。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曾在2008年提出的5点核裁军计划中强调过该项议题。所有参与成员国统一废除核武器的目标也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和许多其他国际协议中得到一致认同。

核武器的拥有者和同盟国至今对核禁止条约持消极态度。但是新的协议并不旨在禁止参与国采取其他措施,也并不会无视全球安全环境而采取消除所有核武器的行动。

没有人质疑当下国际社会面临严重的安全挑战的事实。实际上正是这些挑战造成核武器的产生。过早的参与到禁止核武器进程中会刺激持有核武器国家对于安全隐患问题焦虑不安。

关于禁止核武器的协商是切实可行的声明显得不切实际。大部分人支持维持目前现状,而这样的状况是之前从未出现过的。与持有此观点的国家进行开放性讨论可以阐明双发利益,并为最终的协商达成起到重大作用。

另一个对核禁止条约谈判的反对意见指出谈判并不会在达成共识的基础上进行,因此会增加产生“拥有核武器”和“废除核武器”分裂主义的风险。禁止核武器扩散条约一个本质特征就是分裂主义,而分裂主义导致世界分立为两大国家派别。

核禁止条约目标是所有参与国都应当遵守其规定并且消除两大派别之间的分歧。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可靠性和有效性不断削弱的一个重要的原因不是因为其呼吁贯彻实施第六项条约,而是我们有目共睹的持有核武器国家对过去作出核裁军承诺的违背。1996年国际法庭明确阐述第六项条约中的义务包括,不仅相关各方为核裁军目标达成进行真诚的谈判,并且各方应当达成一致意见。

自第一次核武器现身至今70多年间以及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生效以来的47年间,核武器持有国并没有言行一致地履行其责任。

联合国大会决定设立9月26号为全面消除核武器国际日。今年在庆祝完该纪念日之后便紧接着召开联合国条约开放供签署仪式。大会也决定到2018年就核裁军议题召开一次国联高层会议,旨在评价进步情况并进一步推进消除核武器的进程。

近几次联合国高层会议在诸如气候变化上,海洋问题上以及移民问题上取得了重大成功。成员国应当抓住机会参与到禁止核武器的谈判进程中,并且为促进不扩散和裁减核武器的讨论带来新的动力,使其取得实质性的进步。同时我们也应当积极邀请公民社会组织的参与。参与国成员们不该将这份协议看作是适得其反的或者是不起作用的而放弃努力,而应当确保运用这项新的工具使其发挥功效,并最终实现消除核武器的共同目标。(9.20.2017) INPS Japan/ IDN-InDepth News 

Sergio Duarte是联合国裁军事务厅联合国裁军事务高级代表,在任期间为2007年至2012年。他也曾担任2005年就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实施情况的第七次审查会议的与会各方的主席。作为一个职业外交官,他曾为巴西外交服务机关效力长达48年,并作为巴西大使在许多国家包括奥地利,克罗地亚,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中国,加拿大,尼加拉瓜,瑞士,美国,阿根提和罗马工作过。自今年八月底,他被任命为帕格沃希科学与世界事务会议主席。

Search

Toward a World Without Nuclear Weapons 2017

Newsletters April 2016-March 2017

Newsletter Archive 2009-2015

QR Code

QR-Code

Donate

Help us raise awareness of the compelling need to phase out all atomic arsenal as a first step toward ushering in a nuclear weapons free world.